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投資專題
投資動態
優秀企業推薦
投資心得
首頁 » 投資專題 投資心得

一筆翻了6倍的創業投資

 

深圳市高新投將438萬元投入“大族激光”,兩年來這筆資産增值6倍,令深圳這家最早的高科技投融資擔保公司初嘗了創投的成功。

  2001年4月4日,隨著深圳市産權交易中心小槌一聲落定,深圳市高新技術産業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新投”)兩年前在深圳大族激光公司(以下簡稱“大族”)投下的438.6萬人民幣,瞬間變成了2400萬。

    “高新投”曾在民營企業“大族”最困難時雪中送炭,注資438.6萬,控股其51%股權。兩年內,這家公司成長迅速,年産值將超過1億元。此時,“高新投”決定通過轉讓股權的方式退出。

  4月4日,深圳市産權交易中心公開挂牌轉讓“大族激光”46%的股權,底價爲1765.49萬。交易當天,廈門建發集團、深圳大鵬創投,深圳大族實業有限公司和自然人高雲峰角逐激烈,競買價格不斷上漲,最後這46%的股權被公司創始人高雲峰購得。這是深圳市個人購買國有股權成交額最大的一宗案例。

  投資 :"大族”旱中逢甘露

  1998年,學激光制導的高雲峰創辦了“大族激光”,專門生産激光雕刻機。創業時高雲峰把自己的房子、車子都算進了公司,注冊資本只有100萬。在深圳上步工業區200平米的辦公室裏,他和20多個員工一心想做中國激光雕刻機市場的主人。“當時公司太小了,老總都沒有辦公室,”最早接觸大族的“高新投”總經理王欣勝回憶說,“第一年他們的産量是6台,每台賣20萬,差不多能活下來。”那時,高雲峰想貸款,但無東西可抵押,所以看到“高新投”就象看到救星,而“高新投”知道這是個好項目。

  其實在很多人看好的科技企業中,“大族”的早期並不出色,因爲激光雕刻機市場有北京大恒、武漢楚天、華工科技等大戶,“大族”是百分之百的私營企業,實力弱,但其殺手锏是自己開發的控制軟件,這是國內唯一可根據客戶要求量身定做的産品,而對手的軟件都是進口的,對國外技術依賴很大。高雲峰的市場能力也讓投資者欣賞,“他直覺很好,對客戶開發有策略,且‘大族’體制自由,做客戶服務靈活。”在接觸4個月後,“高新投”動心了。

  這似乎是最好的時機,因爲要錢的人急于通過資金打開更大的市場,給錢的人看到了貨真價實的潛力。在原先雙方一直互不相讓的控股權問題上,高雲峰退了一步,這在王欣勝的記憶中,是一次投資的“勝利”。要控股,對民營企業是致命的威脅,但對謹慎的投資者來說是提高保險系數,雙方心知肚明。在缺少經驗的中國風險投資者眼中,控制風險是第一要義,雖然“高新投”保證不參與大族管理,也不想埋下日後因回購控制權而産生紛爭的引子。1999年4月3日,大族激光科技公司注冊,438.6萬元流進“大族”饑渴的口中。

  “就像荒漠中遇到了水,“大族”因這筆投資而發展起來了,”“高新投”副總經理唐應元表示,“企業有階段性,起始階段100萬就夠了,但要做大不能小打小鬧,風險投資的作用很明顯。”

  1999年,“大族”賣出69台雕刻機,比“高新投”50台的“任務”多了一截,這一年“大族”的利潤逾百萬。在2000年賣出249台,收入超過5000萬元,其增長速度超過預計。據說2001年又可以翻番,産值將過億。在2000年“大族”的競爭力在市場份額上顯現—占廣東市場90%,全國市場60%。“高新投”的投資在增值。

  變現 :"高新投”賺得缽滿盤滿

  2000年10月,實力大增的“大族”和享受投資快樂的“高新投”開始商議回購控股權的問題。在1999年決定投資時,雙方就有做大後讓高雲峰回購股份的協議,但這一天來得太早-明顯比創投業最早要2.5年的投資期來得快。對王欣勝來說,這是要讓快煮熟的鴨子跑了,但“高新投”的態度也很明顯,既然投資有回報,其它投資又需要資金,該撤就撤。

  在2000年底,雙方決定出讓46%的股份給“大族”,高雲峰有在資本市場進一步拓展的想法,因爲他也面臨企業管理層的期權問題,還想自己能夠控制企業,在創業者眼中,控制企業是治理的關鍵。雙方開始的價格約定是1700萬元。

  在雙方都不成熟的市場裏,大家都把目光放在資本的流動帶來財富的出現上,但程序問題是大家都沒料到的,創投的退出也成爲關注的焦點。因爲“高新投”是國企,而“大族”是私企,根據規定,股份的轉讓不能在不同體制間私下交易,以防國有資産流失,所以,只能通過政府設立的産權交易所挂牌交易。 這就出現了4月4日競拍的一幕。高雲峰以自然人的身份重獲企業控股權。“高新投”的收入再次增值700萬元,從而創造出公司創建7年來第一個“拿得出手”的創投業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