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投資專題
投資動態
優秀企業推薦
投資心得
首頁 » 投資專題 投資心得

西門子收購港灣幕後:風險投資商失去耐心

 

風險投資商看來已對港灣失去耐心,但西門子對港灣的收購計劃究竟是雙方的精巧做局,還是前者對後者的乘虛而入,目前答案並不清楚

  天才CEO李一男創辦的港灣網絡正經曆著誕生以來最大的轉折

  李一男停泊的“港灣”並不平靜。這位“天才CEO”率領的港灣公司再次陷入“西門子收購港灣”傳聞的漩渦。

  在2005年底,《財經》雜志披露:西門子以1.1億美元(約合8.8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港灣包括三個系列的寬帶高端産品的全部技術、專利以及100余名技術人員在內的核心資産。

  這家幾年前的明星創業科技企業似乎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它的命運引起了IT界的廣泛關注,已有業內人士發出一聲歎息:“港灣消失是中國通信界的悲哀。”

  投資商失去耐心?

  “這只是港灣衆多傳聞中的一個版本。我也不知道這個消息典出何處。”港灣公司新聞發言人李琳的語氣有些茫然。但她堅持認爲港灣不會消失,“港灣仍會走獨立品牌之路”。港灣首席技術官唐鵬飛則閃爍其詞,以“正在開會”爲由拒絕透露更詳細的信息。

  李一男依然刻意保持沉默。五年前,依靠從華爲股權結算和分紅的1000多萬元設備,李一男從深圳北上京城並創立港灣公司。這位華爲前副總裁和技術天才,胸懷一項具有挑戰性的夢想:在港灣複制華爲的成功。他要在這裏尋找一個能獨自大展拳腳的重要機會。

  李一男初始創業就遭遇電信業的寒冬。對技術具有深刻洞察力的李一男意識到:雖然電信業急劇萎縮,但隨著網民成倍增長和中國互聯網業務高速發展,網絡設備市場蘊藏巨大的商機。李一男聰明地收縮戰線,把力量集中在提供網絡設備的數據通信業務上。在出走華爲之前,李一男明確表示:“華爲目前在數據通信領域是一個相對薄弱點,同時也是一個潛在機會點,我本人也很有興趣在這方面發展。”

  通信業是個砸錢的行當,通信制造企業本身包含的高風險與高收益就像一個賭局。不過,李一男的“華爲背景”、“技術天才CEO”等諸多概念深受風險投資商的追捧。有瑞銀華寶背景的美國華平創投公司,聯合其他幾家風險投資商毫不吝啬地向港灣投錢。與風險投資商對李一男的青睐有加相比,李一男的老東家任正非則讓人難以捉摸。在這場賭局裏,華爾街投行家們都遵守一條不成文的遊戲規則:決不在任正非身上押賭注,因爲你無法了解他下一步會想什麽。

  初期的港灣沒有受到太多的束縛,在創業頭三年它的銷售收入幾乎以每年翻番的速度遞增。隨著港灣發展腳步的加快,它和華爲都已成爲中國數據通信領域舉足輕重的玩家。這種興旺發展的勢頭讓股東和風險投資商滿意。當年在華平創投負責對港灣投資的祖文萃爲此誇耀,“港灣真是難得一見的好項目。”

  港灣的快速成長甚至一度讓華爲相形見绌。這顆迅速崛起的通信業新星正逐漸成爲華爲等通信巨頭的心腹之患。華爲有高層人士甚至認爲港灣帶來的威脅比思科的官司還要麻煩。華爲開始重新審視這位新崛起的對手。華爲在企業網市場重新發力、寸土必爭。李一男在2004年起忽然發現,現在不是當年港灣去搶華爲的單了,而是華爲倒過來跟港灣搶單,業內也風傳,任正非曾放出狠話“誰丟單誰下課”。過去華爲不關注的一些百萬元的小單只要港灣參與競標,華爲都勢在必得。

  在華爲的逼迫式玩法下,港灣高速成長的光環漸漸消褪。2004年對港灣公司來說是糟糕的一年,假賬風波和匿名郵件等流言襲擊這家年輕的公司,最讓風險投資商所不願意見到的是,由于面臨對手殘酷的價格戰,港灣業績開始放緩甚至停滯,一位投行人士稱:“華爾街最喜歡編造高速成長的美妙故事,港灣似乎開始與這個故事失之交臂。”

  港灣的上市壓力隨之增大。早在2004年9月港灣就曾打算在香港或納斯達克上市,一年後的2005年9月,李一男試圖再次沖擊納斯達克,但至今仍沒有下文。據說,風險投資商曾經提出港灣以每股5港元的價格在香港上市,不過這一要求最終被李一男拒絕,李認爲這嚴重低估了港灣的價值。

  資本是逐利的,這注定風險投資商們並非是慈善家,在港灣業績下滑和上市還要漫長等待之後,他們興味索然,開始謀劃新的資本退出之路。在港灣經過幾輪融資後,李一男也必須直面資本的意志。李持有約24%的港灣網絡股權,風險資本則掌控51%左右,在董事會中投資商們也把持了大多數席位,李一男變成了少數董事。

  種種迹象表明以華平爲首的風險投資商有找新買家來套現的打算。

  而西門子此時正雄心勃勃地在中國通信市場繼續跑馬圈地,風險投資商與西門子一拍即合。

  傳聞中西門子將支付1.1億美元的收購價款。一位分析師測算,風險投資商四年來對港灣的注資爲9800萬美元,計入這幾年利息,剛好維持在1.1億美元左右。這位分析師由此估計,風險資本商推動此次收購的說法有一定道理,“並非空穴來風”。

  華爲嚴陣以待

  2005年11月,西門子移動網絡部門總裁克裏斯托弗。卡塞裏茨公開提出,將在中國開展一次15個收購項目的大膽計劃。這使外界更加相信,港灣很可能是配合西門子在中國戰略發展乃至全球戰略的最佳收購目標。

  西門子方面對于收購港灣一事仍然含糊其辭。西門子有關人士表示現在還沒得到德國總部的確切消息:“具體情況可以向港灣去了解。”

  他們把皮球踢給了港灣。

  “我們確實與西門子有一些業務層面的合作。”李琳承認有合作,但仍稱這不是“收購”。至于詳細的合作內容,她表示這是商業機密。

  西門子在小心翼翼地回避華爲。事實上,在2005年9月,華爲對港灣發出措辭強硬的律師函。華爲此舉被業界認爲:一是對西門子敲山震虎,二是阻擊港灣在納斯達克試圖卷土重來的努力。

  西門子可不想與華爲撕破臉皮。兩家公司保持一種亦敵亦友的微妙關系。此前,西門子與華爲在産品上有合作關系,雙方還在2005年3月成立合資公司共同開發TD-SCDMA産品。西門子也清楚港灣與華爲的恩怨糾葛,避免收購事件激怒華爲。

  此外,西門子也不想重複UT斯達康在滬科事件上所犯的錯誤。滬科公司是三位華爲前員工王志駿、劉甯和秦學軍(此三人同樣也是李一男前同事)所創立的科技企業,後被UT斯達康收購。華爲起訴滬科在知識産權上侵權,三位年輕的創業人員最終被判刑入獄。

  西門子顯然老謀深算。此前外界一直認爲:西門子會直接從華平等風險投資商那裏購買港灣的股權,從而完成對港灣的收購。現在看來,在華爲起訴威脅之下,西門子改變收購策略。據知情人士透露,西門子更有可能選擇購買港灣的核心資産,PowerHammer、ESRHamme和BigHammer等三類寬帶高端産品基本都是港灣自主研發的,技術上要領先華爲,這些産品基本上不存在知識産權侵權問題,“西門子很巧妙地躲開了日後可能惹上的麻煩”。

  這是設計精巧的交易。據知情人士透露,西門子爲寬帶産品線向港灣支付1.1億美金的價款後,港灣網絡很可能以這些現金向風險資本商回購51%的港灣股權,風險資本就此退出,李一男也完成對港灣的全面控股。

  對李一男來說,此次壯士斷腕未必不是一次柳暗花明。賣掉寬帶業務後,港灣仍將保留光網絡和接入網兩條産品線,而且最賺錢的語音IP(VoIP)設備、光傳輸和面向下一代網絡NGN的綜合接入産品等業務仍掌控在李一男手中。一位熟悉李一男的業內人士認爲,李一男前幾年太順了,對未來的困難估計不足,近兩年的受挫也許能讓他反思,“畢竟他還年輕,還有臥薪嘗膽、東山再起的機會”。

  西門子很可能是最大的贏家。電信運營商對基于IP的下一代網絡的關注正在不斷增強,移動通信和寬帶互聯網通信在未來有不斷融合的趨勢,收購港灣的面向電信運營商的寬帶高端産品線,正能彌補西門子在數通業務的不足。此外,港灣剩下的業務也將主要爲西門子提供OEM産品。事實上,港灣至今仍擁有低成本生産能力、優秀的工程人才資源以及有經驗的客服人員,“這些優勢可能會幫助西門子改變在中國乃至全球通信市場的競爭格局。”一位電信分析師說。

  此項收購交易若能達成,華爲未必就此解除“心頭大患”。事實上,華爲將多出西門子這樣強有力的對手。西門子利用在中國采購低廉的OEM設備,在全球電信項目競標中將不斷對華爲造成威脅。在2005年的尼泊爾電信招標中,西門子的報價就低于華爲;在另一次電信項目競標中,西門子同樣以低報價戰勝華爲。

  華爲對這次收購事件嚴陣以待。接近華爲的人士稱,華爲內部已經專門成立應對小組,來應對西門子收購港灣。業內人士認爲:華爲可能很難阻止西門子收購港灣。一是西門子改變了收購方式,對于收購的寬帶高端産品,“華爲很難找碴”;二是在有爭議的港灣初期産品和中低端路由器,港灣在滬科事件後把有爭議的源代碼全部重新修改,而且過了四五年的時間,“取證難度很大”。

  不過,華爲決不甘于坐山觀虎鬥。在得知西門子欲收購港灣之後,華爲先下手爲強,瞄准了最賺錢的語音IP(VoIP)業務。在2005年10月有消息稱,華爲以1000萬元代價挖走港灣深圳研究所一語音研發小組,以至于李一男不得不急忙南下安撫軍心。

  針對華爲對滬科、港灣這樣小型的科技創新企業的競爭手段,業界大多發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呼籲。從某種意義上說,華爲的嚴厲競爭將港灣推到了西門子懷裏。